滑雪文
发布时间:2018-03-23    点击量:210
张轩儒
前无雪,今至。大雪满京,如绒鹅从天降,江上塞冰。前无鸟鸣,后无渔者叹息。张公顿从砖炉出,复行数十步,白棉遍地,及堤上,中无翠色,遍地为枯。左右问其何所将?张公曰:“滑白雪兮。”



顿摆板,坐之。一声擦音,如狍奔。呜呼!张公下也,怡然自适。提板复重来,欣然称快。突兀闻叫,张公失衡,滑之。后随板滚之,苦笑交加。张公思已晚,提板回庐,笑源不断也。
在线客服

在线咨询

咨询热线:
400-168-0805